蘑菇老汉堡🍔🍔🍔

是雪菌,头像by@Violaoi
每个墙头踩一踩,每个坑里爬一爬

跟老粽看冰雪奇缘2边看边搞的,一年下来没啥进步手速倒是快了


Elsa姐姐世界第一—————!

社畜带孩子(笑死 ​​​

是四部承被Kill Queen的炸弹搞晕那段时间发生的无聊的小故事

改天细化,谢谢荒木,这是美人

给蓝爸爸葬礼野餐文整的图,哎,好好的校园风给俺整成魔幻主义 @蓝风 

 

http://tellmewhythx.lofter.com/post/30e6cc96_1c6e07855


很好看快去看!我好喜欢这篇!

剪完了第一部分,赶上了,祝 @想睡觉  老木头和我生日快乐,剪片子真爽,虽然是ppt


B站走https://b23.tv/av73991312

之前找微博上老师要的徐徐给茸扎辫子的片段的授权搞了条漫


茸茸当代四好青年当之无愧

 @鄂季唧  @恹 给唧唧与毒毒的生贺


本人渣好久没画usk了(你反省一下

是两年前的坑图重画

神说,也要有荒诞行乐

真的神仙好女人 我看得落泪 画18c的版画风太辛苦了中途画得快呕吐,老诺神仙好女人repo要我原地复活

阿诺德克萨斯诺克:

致Georgia Rude Repo


   


   


    Tico, tico, tico, tico…


   


    十八世纪的晚宴已然拉开序幕,在那荒谬又纸醉金迷的时代年华,你又曾否听闻一位尊贵先生。嘘——不要大声说出来,两重一轻重复两遍那便能叩开斯威特沃特斯女士的房门,然后迎上一个花瓶,任漂亮瓷纹雕刻脚踝轮廓,令冰凉河水浇灌身躯。


   


    Mr. Secret。


   


    敲门的是敌人。


   


   


    〈关于Mr. Secret的通信〉——Violaoi @Violaoi


   


    他不过是这座城市的传说,一个富裕的商人,一个最美的情人。


   


     伦敦与Mr. Secret注定是无法相别离的存在,这听起来很奇怪但事实却又就是这样,一座城与一个人,一个人与一座城。


     


    乔治是怀揣仇恨来到这座城市。他的口袋里也塞上好几个沉甸甸的钱袋,他没有零钱,老天这是在荒谬,在任意一个角落街头都能瞧见裙底的城市一脚,却有那么一位先生连两便士的硬币都挤不出来——物理上。于是他更倾向于实干,直接询问孩童还有那嘴贱的妓女,顺带问候了一番那个混账,错误的暗号换来错误的信息,白跑了一趟这还阻挡前往黄金广场的路。


   


    不过他是幸运的,敢于顶上国王之名的家伙自然不会逊色,更何况他还有一张牌,来自大洋彼岸。


   


    阿尔弗雷德。


   


    男孩终究是男孩,在这座属于Mr. Secret的城市里依然自顾自地勇往直前,可以称为鲁莽。暴雨浇湿了他的衣襟,闯入舞会的少年写满狼狈可笑,瞧瞧那家伙,可不是吗。眼前便是最熟悉的人,嘴里带上最正义凛然的理由,胸前还塞上一封信——亲爱的柯克兰你实在是教育得体,奈何在这方境地里,可爱的弟弟还会为你备上一封信。


   


   而那家伙不会看,瓷片划破脚掌,赤红浇落花瓣。他递给了自己的情人,怀入柔软又温暖的胸膛,但又扔入火光。


   


    源自火,终归于火。即便发生在未来。


   


    乔治抽了一根烟,他这才打晕了一个侍者。酒会不就是换了一个名词的庸俗,可笑糜烂但却赢得英格兰的瞩目。火已然蔓延,就似他那苍红碎发,惹目张扬,但不为侵蚀。


   


    白色的睡袍为火苗舔抵,那位先生还在安排他的情人离去。多么甜美可不是吗,如此风度还换来对等的衷心,比起这些他更倾心于苏格兰高地的猎犬,除了长得丑些,就行为而言也没什么不同。


   


    这座城市都是他的。珍藏,所有品。


   


    那家伙还在笑,眺望窗外奔跑离去的人们,为这火光都城里点缀神秘憧憬。


   


    乔治会开枪,朝着那家伙,一如既往。柯克兰教的好,那是面对琼斯。那么对于两个柯克兰——


   


    绿眸相迎,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神态表情。真他妈亲生,嘲讽嫌弃都是一模一样。


   


    他叩响扳机,红染遍地毯,又没点意思。


   


    与火相近。


   


    更何况杀不死。


   


    伦敦与他注定是无法相别离的存在,这听起来很奇怪但事实却又就是这样,一座城与一个人,一个人与一座城。


   


    Mr. Secret


   


   


    〈劫持英格兰〉——Pisa @比萨er斜塔


   


    斯科特有时候真的想不明白,漫长的岁月给予他们的是什么。


   


    克劳利,Mr.K,加里克,阿宾登和弗雷德克里·萨尔维克,还有葬身火海的Mr.Secret,他们拥有供得市坊谈资的身份和过往,即便站在身后的都是同一个男人。他掐灭了一支烟,像几年前的大火一样。那时他不也站在那家伙的对面,举起手枪看起来胜算在握,然而那家伙去目送远走的人们——那群供他享用这几年欢愉时光的忠诚朋友后,挂落一抹笑容。


   


    那家伙自然是死了,以乔治的名字起誓。


   


    英格兰还在。


    


    这次回来的是克劳利,用手碰三角帽,绅士礼仪做得十足。然而那副皮囊下不就还是相同的臭味,土壤,发酵,还有灵魂与利益。


   


    手段自然是没几个人能多么干净,就看谁更能说会辩罢了。


    


    炼金术士的学徒,从中东回到伦敦,现在学成了也就有了手段,他不知道这些审判手段能对这副不死的身躯带来多少伤害,不过至少能挽住些东西,比如民众的呼声,比如看起来没有意义的作证。


    


    “出来接受审判,柯克兰!”他拾起一块砖头,事实上到底出自谁的手斯科特也没有多深印象,追随他的人也很多,国家意识体的个人魅力,这一点倒是不假。


     


    而那姑娘还在窗台旁,惊动一时的华贵美人。


    


    那家伙在控诉他——“祝你得瘟疫”,吊死国家意识体的点子伴随这声怒骂将自己衬得罪恶可笑。


    


    于是他选择蹲在草丛,追随者们继续声吼,他就那么顺理成章地等待时机。


    


    艾伦·克劳利,白衬衫,蓝马甲,棕色马甲,袜子上还绣着一只金鹤。德比勋爵从他的新情人口中问出的情报。


    


    无辜的白鹿已经登场,猎人也叩响了扳机。


    


    “这枪打不死国家意识体,抓住他,把他和今天早上被劫持的政客关在一起,问问他,因为什么而葬送一个国家。”


   


    手段自然是没几个人能多么干净,就看谁更能说会辩罢了。


    


    至少现在,伦敦风云依旧。


   


    草丛滴血浇灌,腐土弥臭不减。


    


    


    〈考文特花园哈利品花谱——Miss.Louisa〉——Noise @Dr.Noise


     


     如果给路易莎再一次握笔的机会,她大概会写下一个故事。


   


     一位优雅迷人的绅士。


   


    一次灭于河湖的死亡。


    


    以及一双穿套脚下的舞鞋。


    


    


    【真是方便,自己不需要repo自己的(等等)】


    


    


    〈圆插插图——London Govent Garden〉——GI GI @Gl GI


     


    伦敦的情人,情人与伦敦。


   


    英格兰的迷人,属于迷人与英格兰。


    


    


    〈封面、圆插、排版设计——Georgia Rude〉——雪菌 @蘑菇老汉堡🍔🍔🍔


   


    葡萄藤攀连天堂地狱,相握于火光丛中,女士香水与烟。


    


    十八世纪版画优雅,人群与光影里不变的只身绅士。


    


     


    【个人时间】


    


    作为Georgia Rude的stuff之一,我大概算是比大家更深刻与亲近于创作和后期工作中。发自内心地感谢各位朋友的理解,一直担心关窗问题但近乎没有一位读者中途离去,这令我无比感动。整个创作期间每位老师可谓是剖心地认真撰写描绘属于那个时代与自我印象中的英格兰,期间当然也有疲倦乏力的时候,但仍未坑去。不知道多少个晚上,我和秃女人都在讨论鸽子与道德爽快的哲理问题(严重美化了),还有蘑菇。来与我进行亲子时光还一直跟进改图,印刷时遇上了问题还需要与那边理争力据,最后还得再额外进行设计,真的是辛苦了儿子。比萨的文真的看得我直接坐起,不由地继续为年度迷惑行为感到不解并在内心再度感慨姐妹强大。还有GI GI老师,那张英格兰真的把我惊艳了,优雅又迷人,华丽又帅气。同时也感谢沫的宣图,太爽了好吗看到都快乐了!


    


    写下这篇Repo时好几次不知从何说起,以我的文字去直观地掀露迷雾下的美妙又不尽余味,于是选用斯科特的角度进行阐述,并以个人那点拙劣阅读理解表达心情。希望不会太冒犯。


   


    愿醇茶依旧,风情不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