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坑不填好文明

头像by@Violaoi(笑疯
潜伏在圈子里的透明咸鱼
图抱走私用,头像、壁纸✔️
私印周边、无授权转载✖️

[米英]自星辰的遥远回响本宣

[P1本宣与文风预览,P2~P7内含漫画试阅]


刊名:自星辰的遥远回响

分级:全年龄

原作:Axis Power Hetalia

cp:米英国设

规格:A5 文漫合志

   

文手/校对:诺伊兹 @Dr.Noise 

画手/排版:雪菌 @挖坑不填好文明 

Guest:AOI @Violaoi 

宣排/封面设计:段忶 @段忶ELINA 

   

正文2.5w字上下  漫画30p上下  

总价:50

   

销售方式:2018米英O场贩,仅50

摊位:英国卫裤大甩卖(具体编号还未出,有消息会另行通知)

     

自由散漫的自娱自乐产物,封底有惊喜嘻嘻嘻

    

画风预览:见此次本宣配图P2~P7

   

文风预览

   

诺伊兹

    

他想大吼对方的名字,即便这听起来有些疯狂,但他就想这么做,不再考虑身份与地位问题,像普通人那样放声呼唤,不为别的,只为了心中那溢出的暖意情感。

   

“英国,英国,英国!”他确实这么做了,站在自己的土地上,大声地吼着大洋彼岸国家的名字。这确实很疯狂,但又有什么,只想不做的只是那些老头的作为,美利坚合众国从不拖沓,毕竟,他已经拖沓了百年,在这即将前往距离星辰最接近之处的当下,在这朦胧地察觉到心中所想的现在,他不能再选择迂回。

    

曾经,因为他是美国,他无法这般行动。这一刻,正因为他是美国,他定然要这么做,现在,立刻,马上!

     

(第二部分试阅内容比较敏/感,详情见宣图所含试阅)

    

AOI

   

知更鸟来了,在英格兰的一个晴天里。

    

花园里没有风,白蔷薇架下放着一个小桶,里面装着园艺剪刀、工具、手套和一本厚厚的嫁接指南,这些物什被一个淡黄色草帽遮盖着。玫瑰丛旁放置着一张乳白色圆桌,上面摆着茶壶和三层塔。一位绅士正往一只釉花瓷杯里倒茶,这里是伦敦,他在私人时间里的名字是亚瑟·柯克兰。从外表上看不出来他为国家工作——浅色金发和绿眼睛,年轻的脸庞,眼角的弧度能让人感受到一种后天的冷漠,除此之外无法获得更多信息。事实上,这样一位先生正是这个古老国家本身,真正的名字是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会议地点要是定在伦敦,美国和英国都出席并且大吵了一架,那么之后一定会有一场赌局。在这场赌局里,法国通常是赢的那个,因为他知道这两个关系奇妙的国家远不是在会议桌上大打出手的恶劣状况那样简单。可加拿大总是坚持他们只是需要费点力气才能达到一个平衡状态,也正因如此,这个性格温和的北美国家输掉了无数次的五十法郎。当然,每次法/国都会抓住机会,要求加拿大用枫糖浆和馅饼来调换筹码。金钱交易总比不过暗地里的调情,尽管被赌局这一借口粉饰而从没被加拿大察觉。

  

这次也一如既往,会议结束之后,一切照常运转,仿佛只有通过一道吵架互殴、分道扬镳以及永不妥协的精密程序之后,这两个国家才能爬上对方的床。法/国无声地叹了口气,迈步走出会议室。侍者打开黑色大门的一瞬间,滂沱大雨造成的噪音隔绝了屋内两个国家激烈的争吵声。法/国接过一把被递过来的伞,看着积了水的台阶,皱了皱眉毛。英国的脾气和伦敦令客人恼火的天气差不了多少,美国和英国做圖爱的时候也会揍得对方鼻青脸肿吗?——法国显然是从不放过任何机会抨击英国。


 我们没什么追求了只要卖的差不多就好,不然一人十本抱回家我和诺老头可能会拿着左轮往对方脑门来两下。


由衷地感谢各位的支持!!!



#2018阿尔弗雷德生贺米英24连弹企划

#美利坚傻男人生日快乐

#18:12

8012年了,我们的小英雄生日快乐

[米英]一击射门

可怜老阿诺车被删了

Dr.Noise:

文:诺伊兹


限制:NC-17


Attention:国设与世界杯。6.24英格兰VS巴拿马的赛事观后所作。给雪蘑菇 @挖坑不填好文明 的补肾肉渣汤。全文超链接,可能有bug,望谅解


中场的十五分钟里,英格兰休息了吗?


文章整理走这里


感谢每一个打开这篇文章的人
  
  
   秀米传送门
  
   FF传送门
  
   感谢oi帮忙的秀米传送门,石墨挂了咱们换个门哈
  
   
    祝食用愉快!
     
    我爱三喵!

『遗忘的』

太快乐了我爱挞

挞。:

*短打.超级短.短到我都哭了。


“怎么样。”


“棒极了。”


他们结伴穿过第五大道,路过萨克斯与波道夫,从橱窗里的人体模特的玻璃眼前晃过,与第十三只野猫擦肩而过,在一只波西米亚式野猫停在拎着栗子面包的英国的脚边时才停止这漫无目的的巡游,开始草率地搭话。美国收下了这赞美,将其小心翼翼地放入荣誉证书最顶端。


他提议去吃饭,却忽略了这建议的合理性。他们已经半个世纪没有单独坐在餐桌两端了。所幸英国仅仅是收回了喂食野猫的手,站起身,“为什么不呢。”


于是他们一分钟后便坐上了出租车,吹了三十分钟的热风。


他们停在百老汇的萨迪餐厅前,看门人的棕色眼睛紧紧追随着街道两边从话剧院涌出的人群。穿旧的牛皮鞋,金色马尾辫的发梢和长裙的蕾丝裙摆在他的眼前欢快地跳跃。他看到停在道路另一边的出租车上钻出了两位白人,会意地为他们拉开门。


“朱尔快乐吗。”美国在进门前笑着询问道。


“当然,”看门人露出他整齐的白牙齿“他还得重新买辆车子。”*


美国耸了耸肩,迈进了门,他们坐在离门最远的一张桌子前。美国点了几份菜,尽量去琢磨英国的口味,他知道出于那份不必要的礼貌,英国是不会开口的。于是他要了一杯加冰的威士忌,并不忘嘱咐冰块要最大的,英国则说“给我一杯凉茶就好。”


“你来这里仅仅是想逛街吗。”一切都准备就绪后美国将手交叉握在一起,努力去挑了一个优质话题。


“我来看你。”


出人意料,美国眨了眨眼睛,试图在英国脸上寻找隐晦的暗示性表情却一无所获。于是他垂了垂脑袋,低声笑了几声。“我快哭了。”


“伦敦已经五天没有太阳了,但雾霾控制得不错,我想我也该来了。”英国站起身,上半身横跨过桌子,他们难得如此亲密,英国的鼻息清晰地洒在他的额头上,似乎下一秒就将会亲吻他,美国僵着身子,却不可避免地想入非非,但英国仅仅是弹掉手指上的树叶屑便缩回到座位上,美国有些懊恼,“我今天绝对没有外出。”


“你总会习惯的。”英国端起刚送上来的凉茶,“伦敦的理发师也不会都善良。”


“那么你来这里是寻找热气的慰藉吗,顺便来看看你孤独的小孩。”


英国抬头看了眼他,不可置否地回道。“我来喂猫。”


“你刚刚才说来看我!”美国伤心欲绝地大叫起来。


“你没信。”


“我信了可你否认了——!”


“那只是补充。”


“在我看来就是全部!”


“你他妈的什么毛病!”


他们不可理喻地争吵,彼此对视,气氛突然紧绷起来,美国盯着他,平光镜下的蓝眼睛闪着光,像只失去了母亲的牛犊,英国下意识地躲开他受伤的目光,低头看着他的凉茶。“我来看你。”


接着又补充道,“这是全部。”


美国感到有什么溢出了眼眶,他握着威士忌,感动地回道。“谢谢。”


“顺便来喂猫。”


“……我上一秒就要哭了。”美国恼怒地责怪他。


“我看见了。”英国难得地笑起来,抽出一张纸巾递给他。“但还是别让我看见更多得好。孤独的小孩。”


——END——


*1962年法国电影《朱尔与吉姆》,结局朱尔的妻子凯瑟琳与他的好友吉姆开车跳湖殉情。随口询问。


最近太忙了,摸个不正经的短打放松一下。潦草得快吐了。
顺便满足一下同样饥饿的早泄菌 @挖坑不填好文明

Twist-更新至CH2

我永远喜欢维奥拉姐姐.jpg

Violaoi:

•America/England


目录更新


•NC-17,国设米英&平行世界海盗水手米英的互动,这篇的更新链接就都放在这里了,不单独发布,首页坑太多了看着难受(...)。在雪蘑菇 @挖坑不填好文明 的逼迫(?)下试图搞搞帅米,送给她。






Twist






会议地点要是定在伦敦,美/国和英/国都出席并且大吵了一架,那么之后一定会有一场赌局。在这场赌局里,法/国通常是赢的那个,因为他知道这两个关系奇妙的国家远不是在会议桌上大打出手的恶劣状况那样简单。可加/拿/大总是坚持他们只是需要费点力气才能达到一个平衡状态,也正因如此,这个性格温和的北美国家输掉了无数次的五十法郎。当然,每次法/国都会抓住机会,要求加/拿/大用枫糖浆和馅饼来调换筹码。金钱交易总比不过暗地里的调情,尽管被赌局这一借口粉饰而从没被加/拿/大察觉。

这次也一如既往,会议结束之后,一切照常运转,仿佛只有通过一道吵架互殴、分道扬镳以及永不妥协的精密程序之后,这两个国家才能爬上对方的床。法/国无声地叹了口气,迈步走出会议室。侍者打开黑色大门的一瞬间,滂沱大雨造成的噪音隔绝了屋内两个国家激烈的争吵声。法/国接过一把被递过来的伞,看着积了水的台阶,皱了皱眉毛。英/国的脾气和伦敦令客人恼火的天气差不了多少,美/国和英/国做圖爱的时候也会揍得对方鼻青脸肿吗?——法/国显然是从不放过任何机会抨击英/国。




第一章:


AO3: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326401


石墨:


https://shimo.im/docs/bYvKvtiIWwEXBBfR




第二章:


AO3: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326401/chapters/33985157


石墨:


https://shimo.im/docs/9KEkqjqkVo8UD4pR

Twist-2

艹我爱你

Violaoi:

•America/England


目录更新


•分级NC-17,大概。原本是给毒蘑菇 @挖坑不填好文明 的车,但是出了点意外(咳,翻……翻车了……),顺便520快乐。






第二章





“你们世界的音乐难听得都比不上我的水手们随意哼出来的下流调子。”

这句话的语气带着被惹恼的怒意,美国察觉到了异常——他把酒杯放下的同时原本的性冲动仿佛也被一起放下了。身后的英国显然不太对劲,美国的手往抽屉的方向移动——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里放了一把手枪。尽管事态并没有发展到需要动用武力的地步,但美国的本能告诉他,身后的家伙并不好对付——他妈的,英国这次又给他准备了什么“惊喜”?

AO3: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326401/chapters/33985157



石墨:
https://shimo.im/docs/OliUnEpOSf0Cv9KN




CHAPTER01CHAPTER02

自娱自乐的垃圾产物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3413011


拖了贼久(笑疯

[米英]远境

妈蛋我要死了

Dr.Noise:

文:诺伊兹


Attention:普设,史向,NC-17。雪蘑菇 @挖坑不填好文明 点文。时间线设立在南北战争开端,村庄名字自拟,有bug,望谅解。混蛋儿子把我骗上车后就焊死车门了,于是咱们走链接喝肉渣汤


属于两个普通人的并不普通故事


文章整理走这里


感谢每一个打开这篇文章的人
  
石墨传送门
   
FF传送门
  
石墨可能翻,但FF一般不会,祝大家食用愉快
   
End.

『不合法正当』

爹哦!!!!!!!!!

挞。:

*短打


  “我的发情期快到了。”omega转过身子将目光从舞池里的依附着钢管的beta身上移开,在昏黄暗沉的灯光下坦然自若的端起酒杯,谈论着自己的隐私话题。
  
  阿尔弗雷德,一个强大的alpha。轻而易举地嗅到了空气中弥漫的危险因子,他像听到什么低俗舆论那样吃惊地捂住嘴,眨着纯良的蓝眼睛,将W–h–a–t按照事先计划好的速度从唇缝里挤出来。
  
  “瞧瞧镜子,你的表情漂亮得要命,像条狗,感谢基督。”亚瑟·柯克兰轻轻用手指敲击着玻璃杯,酒面激起轻微涟漪,“我去年发情是在苏格兰场的派出所,等斯科特给我交保释金。”
  
  “你没被强鞷奸真是上帝保佑。”这条良犬发出了感叹的哈气声。欣慰地啜了口威士忌。
  
  “我在斯科特开着他的给劳斯莱斯丢脸的跑车赶来之前干掉了那群疯子,他给我带来了抑制剂。也因突然翻涨的巨额保释金破了费。”紧接着他清了清嗓子,“你已经成年了。该顺从家族意志趁早移出户口来弥补财政损失——像极了不入流小说的该死的反派,但这种角色通常死得过早,他是幸运儿。”
  
  “你也已经算是omega的奇迹啦,老朋友。”年轻的alpha放下酒杯,将双手规矩地握在一起放在膝上,“你需要我为你做些什么吗?抑制剂还是信息阻隔剂。”
  
  酒保将果盘端到他们面前,阿尔弗雷德立刻拿起一根牙签,瞄准了那片火龙果肉。
  
  “我需要一个alpha。”
  
  “嘶——!”牙签刺痛了阿尔弗雷德的嘴唇,火龙果掉到吧台上,美国佬吃痛的捂住嘴角,身后的低俗音乐声音也一瞬间弱了下去,他露出了所有父母首次听到孩子谈恋爱时的表情——宽慰却又像见鬼。“什么?”
  
  “我得找个alpha,阿尔弗雷德,我二十三岁了。
  
  “是的,亚蒂你长大了,但是这跟你想找人玩床上游戏没任何关系。”阿尔弗雷德前倾身子,拿过来一叠纸巾将那片倒霉的火龙果肉清理进脚边的垃圾桶,“这是危险而又大胆的想法,我佩服你的勇气,你得知道三级片里的所谓AO都是beta。——鸭馆里也是。没人会愿意做蠢事,那怕是419也没法解决你想被操屁股的欲望。”
  
  “老天,夸你,你说的东西高中性知识科普书里都有,别他妈叫嚷了。” 
  
  “给我点信息素,”亚瑟·柯克兰突然说,“发情期前的omega信息素很不稳定,随时会溢出来,阿尔弗,给我点信息素。能够在我的信息素上形成遮蔽就可以,剩下的用不着你费心。”
  
  局势很糟糕。
  
  阿尔弗雷德身体向后倾,亚瑟几乎贴倒在他身上,姿势暧昧,他们的目光撞击在一起,omega用绿眼睛像猎豹一样审视地盯着他。企图从他的瞳孔里窥看到什么有用的信息,阿尔弗雷德甚至嗅到了对方身上清淡的玫瑰味。“你应该知道斯科特极为热衷对我未来的交配对象指手画脚,并蓄谋已久。所谓家族荣誉——上帝与他同在。”
  
  “那他可真是尽足了兄长责任。”阿尔弗雷德滑动凳子的滚轮脱离了嗅觉的危险区。拍了拍衬衣角,用牙签挑起一块草莓塞入口中,吞咽下去后满足地笑起来,“你想借着我的名义来一场伟大的革命反抗吗?”
  
  “我只需要一个alpha,仅此而已,一个强大的alpha。”亚瑟·柯克兰直起身子整理好状态,只有在这时候阿尔弗雷德才会由衷地赞叹柯克兰家族的良好家教。瞧,上一秒近乎调情,下一秒就成了教科书式的正人君子。脱了领带的禽兽和穿上西装的绅士,柯克兰真不愧是能够左右大不列颠政局的超级世家。
  
  “短暂标记也会被你哥察觉,难不成你想用黑市的移情药?你为什么不顺他的意去当一个漂亮的瓷娃娃。”
  
  “你真是聪明要命——阿尔弗!一开始这样的话我就没必要找人操——可我他妈至少脑子会动!”接着他停下了不断逼近对方的动作,皱了皱鼻子,去捕捉空气中的一丝不寻常因素,歪着脑袋,“……有问题吗。”
  
  “——还可以。”
  
  “那就多转转你生锈的小脑瓜,除了去当呼之唤去的狗以外还有什么办法。”
  
  “好的,长大的柯克兰少爷。”阿尔弗雷德拍了拍手,吩咐酒保将他们面前的酒瓶撤走,换上几瓶可乐,然后又吞下一块草莓,对着这盘果拼象征性地比划了几下。“你现在就像未开采的水果,想不被残忍解刨就得提前被吃掉,那么请问柯克兰少爷,你有中意人了吗。”
  
  “我可以将就一下。”
  
  阿尔弗雷德鄙夷而又怜悯地看了他一眼,甚至用牙签捅上了他最不爱吃的猕猴桃,“信息素绑定是终生的。”
  
  “我知道。”
  
  “那你肯定也知道我身边都是些什么混蛋。”阿尔弗雷德遮住嘴低咒一声将猕猴桃吐了出去。
  
  “从你身上就可以很完美的看出来。”
  
  突如其来的诽谤并没有打倒可怜的alpha莫名其妙的自信心,他拿起可乐朝嘴里猛灌了几口后,心满意足地哈着气,露出了他的白牙。
  
  “我可以短暂标记你让你去你哥面前当一个不听话的孩子。”他不紧不慢地说着,“但我需要报酬。”
  
  “你看上去什么都不缺,尤其是美元。”
  
  “我要一份KFC全家桶。”
  
  亚瑟笑起来,抓住对方胸口的衬衫,将他拽到自己面前,他们的鼻子几乎抵在一起,气息里夹杂着的可乐味与红酒味纠缠不休,薄荷味的信息素与玫瑰的清香也彼此缠绕。紧接着是接吻,阿尔弗雷德温柔地啃咬着omega的嘴唇,给予他唾液里的信息素。在对方身上蛮横地覆盖上自己的味道。


  “柯克兰少爷的将就有多久。”接吻结束后alpha问。
  
  “大概一晚上。”
  
  阿尔弗雷德笑出了声,再次吻上那双已经有了自己信息素味道的唇。
  
  
  ——end——
 
  
  
   @挖坑不填好文明 写给她爽的。我去玩奇迹暖暖了。